『三国志』

作者 陳壽(西晋)
烏丸鮮卑東夷伝 魏書三十(巻三十) 第三十
 
 
夫餘:

夫餘在長城之北,去玄菟千里,南與高句麗,東與挹婁,西與鮮卑接,北有弱水,方可二千里。

戸八萬,其民土著,有宮室、倉庫、牢獄。

多山陵、廣澤,於東夷之域最平敞。

土地宜五穀,不生五果。

其人粗大,性強勇謹厚,不寇鈔。

國有君王,皆以六畜名官,有馬加、牛加、豬加、狗加、大使、大使者、使者。

邑落有豪民,名下戸皆爲奴僕。

諸加別主四出,道大者主數千家,小者數百家。

食飲皆用俎豆,會同、拜爵、洗爵,揖讓升降。

以殷正月祭天,國中大會,連日飲食歌舞,名曰迎鼓,於是時斷刑獄,解囚徒。

在國衣尚白,白布大袂,袍、袴,履革鞜。

出國則尚繒繡錦罽,大人加狐狸、狖白、黑貂之裘,以金銀飾帽。

譯人傳辭,皆跪,手據地竊語。

用刑嚴急,殺人者死,沒其家人爲奴婢。

竊盜一責十二。

男女淫,婦人妬,皆殺之。

尤憎妒,已殺,屍之國南山上,至腐爛。

女家欲得,輸牛馬乃與之。

兄死妻嫂,與匈奴同俗。

其國善養牲,出名馬、赤玉、貂狖、美珠。

珠大者如酸棗。

以弓矢刀矛爲兵,家家自有鎧仗。

國之耆老自説古之亡人。

作城柵皆員,有似牢獄。

行道晝夜無老幼皆歌,通日聲不絶。

有軍事亦祭天,殺牛觀蹄以占吉凶,蹄解者爲凶,合者爲吉。

有敵,諸加自戰,下戸倶擔糧飲食之。

其死,夏月皆用冰。

殺人徇葬,多者百數。

厚葬,有槨無棺。

(魏略曰:其俗停喪五月,以久爲榮。其祭亡者,有生有熟。喪主不欲速而他人強之,常諍引以此爲節。其居喪,男女皆純白,婦人著布面衣,去環珮,大體與中國相仿佛也。)
 
 
夫餘本屬玄菟。

漢末,公孫度雄張海東,威服外夷,夫餘王尉仇台更屬遼東。

時句麗、鮮卑強,度以夫餘在二虜之間,妻以宗女。

尉仇台死,簡位居立。

無適子,有孽子麻餘。

位居死,諸加共立麻餘。

牛加兄子名位居,爲大使,輕財善施,國人附之,歳歳遣使詣京都貢獻。

正始中,幽州刺史毌丘儉討句麗,遣玄菟太守王頎詣夫餘,位居遣大加郊迎,供軍糧。

季父牛加有二心,位居殺季父父子,籍沒財物,遣使簿斂送官。

舊夫餘俗,水旱不調,五穀不熟,輒歸咎於王,或言當易,或言當殺。

麻餘死,其子依慮年六歳,立以爲王。

漢時,夫餘王葬用玉匣,常豫以付玄菟郡,王死則迎取以葬。

公孫淵伏誅,玄菟庫猶有玉匣一具。

今夫餘庫有玉璧、珪、瓚數代之物,傳世以爲寶,耆老言先代之所賜也。

〈魏略曰:其國殷富,自先世以來,未嘗破壞。〉

其印文言「濊王之印」,國有故城名濊城,蓋本濊貊之地,而夫餘王其中,自謂「亡人」,抑有(似)也。

(魏略曰:舊志又言,昔北方有高離之國者,其王者侍婢有身,王欲殺之,婢云:「有氣如雞子來下,我故有身。」後生子,王捐之於溷中,豬以喙噓之,徙至馬閑,馬以氣噓之,不死。王疑以爲天子也,乃令其母收畜之,名曰東明,常令牧馬。東明善射,王恐奪其國也,欲殺之。東明走,南至施掩水,以弓擊水,魚鱉浮爲橋,東明得度,魚鱉乃解散,追兵不得渡。東明因都王夫餘之地。)
 
 
 
高句麗:

高句麗在遼東之東千里,南與朝鮮、濊貊,東與沃沮,北與夫餘接。

都於丸都之下,方可二千里,戸三萬。

多大山深谷,無原澤。

隨山谷以爲居,食澗水。

無良田,雖力佃作,不足以實口腹。

其俗節食,好治宮室,於所居之左右立大屋,祭鬼神,又祀靈星、社稷。

其人性凶急,善寇鈔。

其國有王,其官有相加、對盧、沛者、古雛加、主簿、優台丞、使者、皁衣先人,尊卑各有等級。

東夷舊語以爲夫餘別種,言語諸事,多與夫餘同,其性氣衣服有異。

本有五族,有涓奴部、絶奴部、順奴部、灌奴部、桂婁部。

本涓奴部爲王,稍微弱,今桂婁部代之。

漢時賜鼓吹技人,常從玄菟郡受朝服衣幘,高句麗令主其名籍。

後稍驕恣,不復詣郡,於東界築小城,置朝服衣幘其中,歲時來取之,今胡猶名此城爲幘溝漊。
 
 
溝漊者,句麗名城也。

其置官,有對盧則不置沛者,有沛者則不置對盧。

王之宗族,其大加皆稱古雛加。

涓奴部本國主,今雖不爲王,適統大人,得稱古雛加,亦得立宗廟,祠靈星、社稷。

絶奴部世與王婚,加古雛之號。

諸大加亦自置使者、皁衣先人,名皆達於王,如卿大夫之家臣,會同坐起,不得與王家使者、皁衣先人同列。

其國中大家不佃作,坐食者萬餘口,下戸遠擔米糧魚鹽供給之。

其民喜歌舞,國中邑落,暮夜男女群聚,相就歌戲。

無大倉庫,家家自有小倉,名之爲桴京。

其人絜清自喜,喜藏釀。

跪拜申一腳,與夫餘異,行步皆走。

以十月祭天,國中大會,名曰東盟。

其公會,衣服皆錦繡金銀以自飾。

大加主簿頭著幘,如幘而無餘,其小加著折風,形如弁。

其國東有大穴,名隧穴,十月國中大會,迎隧神還于國東上祭之,置木隧於神坐。

無牢獄,有罪諸加評議,便殺之,沒入妻子爲奴婢。

其俗作婚姻,言語已定,女家作小屋於大屋後,名婿屋,婿暮至女家戸外,自名跪拜,乞得就女宿,如是者再三,女父母乃聽使就小屋中宿,傍頓錢帛,至生子已長大,乃將婦歸家。

其俗淫。

男女已嫁娶,便稍作送終之衣。

厚葬,金銀財幣,盡於送死,積石爲封,列種松柏。

其馬皆小,便登山。

國人有氣力,習戰鬥,沃沮、東濊皆屬焉。

又有小水貊。

句麗作國,依大水而居,西安平縣北有小水,南流入海,句麗別種依小水作國,因名之爲小水貊,出好弓,所謂貊弓是也。
 
 
王莽初發高句麗兵以伐胡,不欲行,強迫遣之,皆亡出塞爲寇盜。

遼西大尹田譚追擊之,爲所殺。

州郡縣歸咎于句麗侯騊,嚴尤奏言:「貊人犯法,罪不起於騊,且宜安慰。今猥被之大罪,恐其遂反。」

莽不聽,詔尤擊之。

尤誘期句麗侯騊至而斬之,傳送其首詣長安。

莽大悦,佈告天下,更名高句麗爲下句麗。

當此時爲侯國,漢光武帝八年,高句麗王遣使朝貢,始見稱王。
 
 
至殤、安之間,句麗王宮數寇遼東,更屬玄菟。

遼東太守蔡風、玄菟太守姚光以宮爲二郡害,興師伐之。

宮詐降請和,二郡不進。

宮密遣軍攻玄菟,焚燒候城,入遼隧,殺吏民。

後宮復犯遼東,蔡風輕將吏士追討之,軍敗沒。
 
 
宮死,子伯固立。

順、桓之間,復犯遼東,寇新安、居郷,又攻西安平,於道上殺帶方令,略得樂浪太守妻子。

靈帝建寧二年,玄菟太守耿臨討之,斬首虜數百級,伯固降,屬遼東。

(嘉)平中,伯固乞屬玄菟。

公孫度之雄海東也,伯固遣大加優居、主簿然人等助度撃富山賊,破之。
 
 
伯固死,有二子,長子拔奇,小子伊夷模。

拔奇不肖,國人便共立伊夷模爲王。

自伯固時,數寇遼東,又受亡胡五百餘家。

建安中,公孫康出軍撃之,破其國,焚燒邑落。

拔奇怨爲兄而不得立,與涓奴加各將下戸三萬餘口詣康降,還住沸流水。

降胡亦叛伊夷模,伊夷模更作新國,今日所在是也。

拔奇遂往遼東,有子留句麗國,今古雛加駮位居是也。

其後復撃玄菟,玄菟與遼東合撃,大破之。
 
 
伊夷模無子,淫灌奴部,生子名位宮。

伊夷模死,立以爲王,今句麗王宮是也。

其曾祖名宮,生能開目視,其國人惡之,及長大,果凶虐,數寇鈔,國見殘破。

今王生墮地,亦能開目視人。

句麗呼相似爲位,似其祖,故名之爲位宮。

位宮有力勇,便鞍馬,善獵射。

景初二年,太尉司馬王率衆討公孫淵,宮遣主簿大加將數千人助軍。

正始三年,宮寇西安平,其五年,爲幽州刺吏毌丘儉所破。

語在儉傳。
 
 
 
沃沮:

東沃沮在高句麗蓋馬大山之東,濱大海而居。

其地形東北狹,西南長,可千里,北與挹婁、夫餘,南與濊貊接。

戸五千,無大君王,世世邑落,各有長帥。

其言語與句麗大同,時時小異。

漢初,燕亡人衛滿王朝鮮,時沃沮皆屬焉。

漢武帝元封二年,伐朝鮮,殺滿孫右渠,分其地爲四郡,以沃沮城爲玄菟郡。

後爲夷貊所侵,徙郡句麗西北,今所謂玄菟故府是也。

沃沮還屬樂浪。

漢以土地廣遠,在單單大領之東,分置東部都尉,治不耐城,別主領東七縣,時沃沮亦皆爲縣。

漢(光)武六年,省邊郡,都尉由此罷。

其後皆以其縣中渠帥爲縣侯,不耐、華麗、沃沮諸縣皆爲侯國。

夷狄更相攻伐,唯不耐濊侯至今猶置功曹、主簿諸曹,皆濊民作之。

沃沮諸邑落渠帥,皆自稱三老,則故縣國之制也。

國小,迫於大國之間,遂臣屬句麗。

句麗復置其中大人爲使者,使相主領,又使大加統責其租税,貊布、魚、鹽、海中食物,千里擔負致之,又送其美女以爲婢妾,遇之如奴僕。
 
 
其土地肥美,背山向海,宜五穀,善田種。

人性質直強勇,少牛馬,便持矛歩戰。

食飲居處,衣服禮節,有似句麗。

(魏略曰:其嫁娶之法,女年十歲,已相設許。婿家迎之,長養以爲婦。至成人,更還女家。女家責錢,錢畢,乃復還婿。其葬作大木槨,長十餘丈,開一頭作戸。新死者皆假埋之,才使覆形,皮肉盡,乃取骨置槨中。舉家皆共一槨,刻木如生形,隨死者爲數。又有瓦■,置米其中,編縣之於槨戶邊。)
 
 
毌丘儉討句麗,句麗王宮奔沃沮,遂進師撃之。

沃沮邑落皆破之,斬獲首虜三千餘級,宮奔北沃沮。

北沃沮一名置溝婁,去南沃沮八百餘里,其俗南北皆同,與挹婁接。

挹婁喜乘船寇鈔,北沃沮畏之,夏月恆在山岩深穴中爲守備,冬月冰凍,船道不通,乃下居村落。

王頎別遣追討宮,盡其東界。

問其耆老「海東復有人不?」

耆老言國人嘗乘船捕魚,遭風見吹數十日,東得一島,上有人,言語不相曉,其俗常以七月取童女沈海。

又言有一國亦在海中,純女無男。

又説得一布衣,從海中浮出,其身如中(國)人衣,其兩袖長三丈。

又得一破船,隨波出在海岸邊,有一人項中復有面,生得之,與語不相通,不食而死。

其域皆在沃沮東大海中。
 
 
 
挹婁:

挹婁在夫餘東北千餘里,濱大海,南與北沃沮接,未知其北所極。

其土地多山險。

其人形似夫餘,言語不與夫餘、句麗同。

有五穀、牛、馬、麻布。

人多勇力。

無大君長,邑落各有大人。

處山林之間,常穴居,大家深九梯,以多爲好。

土氣寒,劇於夫餘。

其俗好養豬,食其肉,衣其皮。

冬以豬膏塗身,厚數分,以禦風寒。

夏則裸袒,以尺布隱其前後,以蔽形體。

其人不絜,作溷在中央,人圍其表居。

其弓長四尺,力如弩,矢用楛,長尺八寸,青石爲鏃,古之肅慎氏之國也。

善射,射人皆入(因)。

矢施毒,人中皆死。

出赤玉,好貂,今所謂挹婁貂是也。

自漢已來,臣屬夫餘,夫餘責其租賦重,以黃初中叛之。

夫餘數伐之,其人衆雖少,所在山險,鄰國人畏其弓矢,卒不能服也。

其國便乘船寇盜,鄰國患之。

東夷飲食類皆用俎豆,唯挹婁不,法俗最無綱紀也。
 
 
 
濊:

濊南與辰韓,北與高句麗、沃沮接,東窮大海,今朝鮮之東皆其地也。

戸二萬。

昔箕子既適朝鮮,作八條之教以教之,無門戶之閉而民不爲盜。

其後四十餘世,朝鮮侯(淮)僭號稱王。

陳勝等起,天下叛秦,燕、齊、趙民避地朝鮮數萬口。

燕人衛滿,魋結夷服,復來王之。

漢武帝伐滅朝鮮,分其地爲四郡。

自是之後,胡、漢稍別。

無大君長,自漢已來,其官有侯邑君、三老,統主下戸。

其耆老舊自謂與句麗同種。

其人性願愨,少嗜欲,有廉恥,不請(句麗)匄。

言語法俗大抵與句麗同,衣服有異。

男女衣皆著曲領,男子擊銀花廣數寸以爲飾。

自單單大山領以西屬樂浪,自領以東七縣,都尉主之,皆以濊爲民。

後省都尉,封其渠帥爲侯,今不耐濊皆其種也。

漢末更屬句麗。

其俗重山川,山川各有部分,不得妄相渉入。

同姓不婚。

多忌諱,疾病死亡輒損棄舊宅,更作新居。

有麻布,蠶桑作綿。

曉候星宿,豫知年歲豐約。

不以誅玉爲寶。

常用十月節祭天,晝夜飲酒歌舞,名之爲舞天,又祭虎以爲神。

其邑落相侵犯,輒相罰責生口牛馬,名之爲責禍。

殺人者償死。

少寇盜。

作矛長三丈,或數人共持之,能歩戰。

樂浪檀弓出其地。

其海出班魚皮,土地饒文豹,又出果下馬,漢桓時獻之。

〈臣松之按:果下馬高三尺,乘之可於果樹下行,故謂之果下。見博物志、魏都賦。〉
 
 
正始六年,樂浪太守劉茂、帶方太守弓遵以領東濊屬句麗,興師伐之,不耐侯等舉邑降。

其八年,詣闕朝貢,詔更拜不耐濊王。

居處雜在民間,四時詣郡朝謁。

二郡有軍征賦調,供給役使,遇之如民。
 
 

目 次

 
 

広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