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北 史』 倭

巻九十四 第八十二 四 夷
撰:李延壽 (唐)
 
倭 条

倭國,在百濟、新羅東南,水陸三千里,于大海中依山島而居。

魏時,譯通中國三十餘國,皆稱子,夷人不知里數,但計以日。

其國境,東西五月行,南北三月行,各至於海。

其地勢,東高西下。居於邪摩堆,則『魏志』所謂邪馬台者也。

又云:去樂浪郡境及帶方郡並一萬二千里,在會稽東,與儋耳相近。

俗皆文身,自云太伯之後。
 
 
 
計從帶方至倭國,循海水行,歴朝鮮國,乍南乍東,七千餘里,始度一海。

又南千餘里,度一海,闊千餘里,名瀚海,至一支國。

又度一海千餘里,名末盧國。

又東南陸行五百里,至伊都國。

又東南百里,至奴國。

又東行百里,至不彌國。

又南水行二十日,至投馬國。

又南水行十日,陸行一月,至邪馬台國,即倭王所都。
 
 
 
漢光武時,遣使入朝,自稱大夫。

安帝時,又遣朝貢,謂之倭奴國。

靈帝光和中,其國亂,遞相攻伐,歴年無主。

有女子名卑彌呼,能以鬼道惑衆,國人共立爲王。

無夫,有二男子,給王飲食,通傳言語。

其王有宮室、樓觀、城柵,皆持兵守衛,爲法甚嚴。
 
 
 
魏景初三年,公孫文懿誅後,卑彌呼始遣使朝貢。

魏主假金印紫綬。

正始中,卑彌呼死,更立男王。

國中不服,更相誅殺,復立卑彌呼宗女台與爲王。

其後復立男王,並受中國爵命。

江左暦晉、宋、齊、梁,朝聘不絶。

及陳平,至開皇二十年,倭王姓阿毎,字多利思比孤,號阿輩雞彌,遣使詣闕。

上令所司訪其風俗,使者言倭王以天爲兄,以日爲弟,天明時出聽政,跏趺坐,日出便停理務,雲委我弟。

文帝曰:

「此大無義理。」

於是訓令改之。

王妻號雞彌,後宮有女六七百人,名太子爲利歌彌多弗利。

無城郭,内官有十二等:

一曰大德,次小德,次大仁,次小仁,次大義,次小義,次大禮,次小禮,次大智,次小智,次大信,次小信,員無定數。

有軍尼一百二十人,猶中國牧宰。

八十戸置一伊尼翼,如今里長也。

十伊尼翼屬一軍尼。
 
 
 
其服飾,男子衣裙襦,其袖微小;履如屨形,漆其上,系之腳。

人庶多跣足,不得用金銀爲飾。

故時,衣橫幅,結束相連而無縫,頭亦無冠,但垂發於兩耳上。

至隋,其王始制冠,以錦彩爲之,以金銀鏤花爲飾。

婦人束發於後,亦衣裙襦,裳皆有襈。

扡竹聚以爲梳。

編草爲薦,雜皮爲表,縁以文皮。

有弓、矢、刀、槊、弩、■、斧,漆皮爲甲,骨爲矢鏑。

雖有兵,無征戰。

其王朝會,必陳設儀仗,奏其國樂。

戸可十萬。
 
 
 
俗,殺人、強盜及奸,皆死;盜者計贓酬物,無財者,沒身爲奴;自餘輕重,或流或杖。

毎訊冤獄,不承引者,以木壓膝;或張強弓,以弦鋸其項。

或置小石于沸湯中,令所競者探之,云理曲者即手爛;或置蛇甕中,令取之,云曲者即螫手。

人頗恬靜,罕爭訟,少盜賊。
 
 
 
樂有五弦、琴、笛。

男女皆黥臂,點面,文身。

沒水捕魚。

無文字,唯刻木結繩。

敬佛法,於百濟求得佛經,始有文字,知卜筮,尤信巫覡。

毎至正月一日,必射戲飲酒,其餘節,略與華同。

好棋博、握槊、樗蒱之戲。
 
 
 
氣候温暖,草木冬青。

土地膏腴,水多陸少。

以小環掛鸕鷀項,令入水搏魚,日得百餘頭。

俗無盤俎,藉以槲葉,食用手餔之。

性質直,有雅風。

女多男少,婚嫁不取同姓,男女相悦者即爲婚。

婦入夫家,必先跨火,乃與夫相見。

婦人不淫妒。
 
 
 
死者斂以棺椁,親賓就屍歌舞,妻子兄弟以白布制服。

貴人三年殯,庶人卜日而痤。

及葬,置屍船上,陸地牽之,或以小輿。

有阿蘇山,其石無故火起接天者,俗以爲異,因行祭禱。

有如意寶珠,其色青,大如雞卵,夜則有光,云魚眼睛也。

新羅、百濟皆以倭爲大國,多珍物,並仰之,恆通使往來。
 
 
 
大業三年,其王多利思比孤遣朝貢,使者曰:

「聞海西菩薩天子重興佛法,故遣朝拜,兼沙門數十人來學佛法。」

國書曰:

「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,無恙。」云云。

帝覽不悦,謂鴻臚卿曰:

「蠻夷書有無禮者,勿復以聞。」

明年,上遣文林郎裴世清使倭國,度百濟,行至竹島,南望耽羅國,經都斯麻國,迥在大海中。

又東至一支國,又至竹斯國。

又東至秦王國,其人同于華夏,以爲夷洲,疑不能明也。

又經十餘國,達於海岸。

自竹斯國以東,皆附庸於倭。

倭王遣小德何輩台從數百人,設儀仗,鳴鼓角來迎。

後十日,又遣大禮哥多毗從二百餘騎,郊勞。

既至彼都,其王與世清。

來貢方物。

此後遂絶。
 

目 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