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史 記』

作者 司馬遷(前漢)
朝鮮列伝 巻一百一十五:第五十五
 
 
朝鮮王滿者,故燕人也。

自始全燕時嘗略屬真番朝鮮,為置吏,筑鄣塞。

,屬遼東外徼。
秦が燕を滅すと(BC222年)、

興,為其遠難守,復修遼東故塞,至浿水為界,屬燕。
漢が興こると(BC206年)、

燕王盧綰反,入匈奴,滿亡命,聚黨千餘人,魋結蠻夷服而東走出塞,渡浿水,居秦故空地上下鄣。
燕王の盧綰が漢に反抗し、匈奴に入ると(BC195年)、

稍役屬真番、朝鮮蠻夷及故亡命者王之,都王險

孝惠高后時天下初定,遼東太守即約滿為外臣,保塞外蠻夷,無使盜邊;諸蠻夷君長欲入見天子,勿得禁止。
恵帝と高后の時代(BC195年 – BC188年)に会して、天下は初めて定まり、

以聞,上許之,以故滿得兵威財物侵降其旁小邑,真番、臨屯皆來服屬,方數千里。

傳子至孫右渠,所誘漢亡人滋多,又未嘗入見;真番旁眾國欲上書見天子,又擁閼不通。
孫の右渠に伝子が至り、
 


「i.kiya」 より

 
元封二年,漢使渉何譙諭右渠,終不肯奉詔。
元封二年(BC109年)、

何去至界上,臨浿水,使御刺殺送何者朝鮮裨王長,即渡,馳入塞,遂歸報天子曰「殺朝鮮將」。

上為其名美,即不詰,拜何為遼東東部都尉。

朝鮮怨何,發兵襲攻殺何。

天子募罪人撃朝鮮。
天子(武帝:BC141年 – BC87年)は朝鮮を攻撃する罪人を募る。
 
 
其秋,遣樓船將軍楊仆從齊浮渤海;兵五萬人,左將軍荀彘出遼東:討右渠。

右渠發兵距險。

左將軍卒正多率遼東兵先縱,敗散,多還走,坐法斬。

樓船將軍將齊兵七千人先至王險。

右渠城守,窺知樓船軍少,即出城撃樓船,樓船軍敗散走。

將軍楊仆失其眾,遁山中十餘日,稍求收散卒,復聚。

左將軍撃朝鮮浿水西軍,未能破自前。
 
 
天子為兩將未有利,乃使衛山因兵威往諭右渠。

右渠見使者頓首謝:「願降,恐兩將詐殺臣;今見信節,請服降。」

遣太子入謝,獻馬五千匹,及饋軍糧。

人眾萬餘,持兵,方渡浿水,使者及左將軍疑其為變,謂太子已服降,宜命人毋持兵。

太子亦疑使者左將軍詐殺之,遂不渡浿水,復引歸。

山還報天子,天子誅山。
 
 
左將軍破浿水上軍,乃前,至城下,圍其西北。

樓船亦往會,居城南。

右渠遂堅守城,數月未能下。
 


楼 船 – Wikipedia

 
左將軍素侍中,幸,將燕代卒,悍,乘勝,軍多驕。

樓船將齊卒,入海,固已多敗亡;其先與右渠戰,因辱亡卒,卒皆恐,將心慚,其圍右渠,常持和節。

左將軍急撃之,朝鮮大臣乃陰閒使人私約降樓船,往來言,尚未肯決。

左將軍數與樓船期戰,樓船欲急就其約,不會;左將軍亦使人求閒卻降下朝鮮,朝鮮不肯,心附樓船:以故兩將不相能。

左將軍心意樓船前有失軍罪,今與朝鮮私善而又不降,疑其有反計,未敢發。
 
 
天子曰將率不能,前(及)※[乃]使衛山諭降右渠,右渠遣太子,山使不能剸決,與左將軍計相誤,卒沮約。

今兩將圍城,又乖異,以故久不決。

使濟南太守公孫遂往(征)※[正]之,有便宜得以從事。

遂至,左將軍曰:「朝鮮當下久矣,不下者有状。」

言樓船數期不會,具以素所意告遂,曰:「今如此不取,恐為大害,非獨樓船,又且與朝鮮共滅吾軍。」

遂亦以為然,而以節召樓船將軍入左將軍營計事,即命左將軍麾下執捕樓船將軍,并其軍,以報天子。

天子誅遂。
 
 
左將軍已并兩軍,即急撃朝鮮。

朝鮮相路人、相韓陰、尼谿相參、將軍王唊相與謀曰:「始欲降樓船,樓船今執,獨左將軍并將,戰益急,恐不能與,(戰)王又不肯降。」

陰、唊、路人皆亡降漢。

路人道死。
 
 
元封三年夏,尼谿相參乃使人殺朝鮮王右渠來降。
元封三年(BC108年)夏、

王險城未下,故右渠之大臣成巳又反,復攻吏。

左將軍使右渠子長降、相路人之子最告諭其民,誅成巳,以故遂定朝鮮,為四郡。

封參為澅清侯,陰為荻苴侯,唊為平州侯,長[降]為幾侯。

最以父死頗有功,為温陽侯。

左將軍徴至,坐爭功相嫉,乖計,棄市。

樓船將軍亦坐兵至洌口,當待左將軍,擅先縱,失亡多,當誅,贖為庶人。
 
 
太史公曰:右渠負固,國以絶祀。渉何誣功,為兵發首。樓船將狹,及難離咎。悔失番禺,乃反見疑。荀彘爭勞,與遂皆誅。兩軍倶辱,將率莫侯矣。
 
 

目 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