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周 書』

作者 令狐德棻(唐)
列伝 巻四十九 第四十一
 
 
高句麗:

高麗者,其先出於夫餘。

自言始祖曰朱蒙,河伯女感日影所孕也。

朱蒙長而有材畧,夫餘人惡而逐之。

土于紇斗骨城,自號曰高句麗,仍以高為氏。

其孫莫來漸盛,撃夫餘而臣之。

莫來裔孫璉,始通使於後魏。
 
 
其地,東至新羅,西渡遼水二千里,南接百濟,北鄰靺鞨千餘里。

治平壤城。其城,東西六里,南臨浿水。

城内唯積倉儲器備,寇賊至日,方入固守。

王則別為宅於其側,不常居之。

其外有國内城及漢城,亦別都也,復有遼東、玄菟等數十城,皆置官司,以相統攝。
 
 
大官有大對盧,次有太大兄、大兄、小兄、意俟奢、烏拙、太大使者、大使者、小使者、褥奢、翳屬、仙人幷褥薩凡十三等,分掌内外事焉。

其大對盧,則以彊弱相陵,奪而自為之,不由王之署置也。

其刑法:謀反及叛者,先以火焚爇,然後斬首,籍沒其家。盜者,十餘倍徵贓。若貧不能備,及負公私債者,皆聽評其子女為奴婢以償之。
 
 
丈夫衣同袖衫、大口褲、白韋帶、黄革履。

其冠曰骨蘇,多以紫羅為之,雜以金銀為飾。

其有官品者,又插二鳥羽於其上,以顯異之。

婦人服裙襦,裾袖皆為袂。

書籍有『五經』、『三史』、『三國志』、『晉陽秋』。

兵器有甲弩弓箭戟矟矛鋋。

賦税則絹布及粟,隨其所有,量貧富差等輸之。

土田塉薄,居處節儉。

然尚容止。

多詐偽,言辭鄙穢,不簡親疏,乃至同川而浴,共室而寢。

風俗好淫,不以為愧。

有游女者,夫無常人。

婚娶之禮,畧無財幣,若受財者,謂之賣婢,俗甚恥之。

父母及夫喪,其服制同於華夏。

兄弟則限以三月。

敬信佛法,尤好淫祀。

又有神廟二所:一曰夫餘神,刻木作婦人之象;一曰登高神,云是其始祖夫餘神之子。

竝置官司,遣人守護。

蓋河伯女與朱蒙云。
 
 
璉五世孫成,大統十二年,遣使獻其方物。

成死,子湯立。

建德六年,湯又遣使來貢。

高祖拜湯為上開府儀同大將軍、遼東郡開國公、遼東王。
 
 
 
百濟:

百濟者,其先蓋馬韓之屬國,夫餘之別種。

有仇台者,始國於帶方。

故其地界東極新羅,北接高句麗,西南倶限大海。

東西四百五十里,南北九百餘里。

治固麻城。

其外更有五方:中方曰古沙城,東方曰得安城,南方曰久知下城,西方曰刀先城,北方曰熊津城。
 
 
王姓夫餘氏,號於羅瑕,民呼為鞬吉支,夏言竝王也。

妻號於陸,夏言妃也。

官有十六品。

左平五人,一品;達率三十人,二品;恩率三品;德率四品;扞率五品;柰率六品。

六品已上,冠飾銀華。

將德七品,紫帶;施德八品,皂帶;固德九品,赤帶;(李)〔季〕德十品,青帶;對德十一品,文督十二品,皆黃帶;武督十三品,佐軍十四品,振武十五品,克虞十六品,皆白帶。自恩率以下,官無常員,各有部司,分掌衆務。

内官有前内部、穀部、肉部、内掠部、外掠部、馬部、刀部、功德部、藥部、木部、法部、後官部。

外官有司軍部、司徒部、司空部、司寇部、點口部、客部、外舍部、綢部、日官部、都市部。

都下有萬家,分為五部,曰上部、前部、中部、下部、後部,統兵五百人。

五方各有方領一人,以達率為之;郡將三人,以德率為之。

方統兵一千二百人以下,七百人以上。

城之内外民庶及餘小城,咸分(肄)〔隸〕焉。
 
 
其衣服,男子畧同於高麗。

若朝拜祭祀,其冠兩廂加翅,戎事則不。

拜謁之禮,以兩手據地為敬。

婦人衣(以)〔似〕袍,而袖微大。

在室者,編發盤於首,後垂一道為飾;出嫁者,乃分為兩道焉。

兵有弓箭刀矛。

俗重騎射,兼愛墳史。

其秀異者,頗解屬文。

又解陰陽五行。

用宋『元嘉暦』,以建寅月為歳首。

亦解醫藥卜筮占相之術。

有投壺、樗蒲等雜戲,然尤尚奕棊。

僧尼寺塔甚多,而無道士。

賦税以布絹絲麻及米等,量歳豐儉,差等輸之。

其刑罰:反叛、退軍及殺人者,斬;盜者,流,其贓兩倍徴之;婦人犯姦者,沒入夫家為婢。

婚娶之禮,畧同華俗。

父母及夫死者,三年治服;餘親,則葬訖除之。

土田下濕,氣候温暖。

五穀雜果菜蔬及酒醴肴饌藥品之屬,多同於内地。

唯無駝驢騾羊鵝鴨等。

其王以四仲之月,祭天及五帝之神。

又毎歳四祠其始祖仇台之廟。
 
 
自晉、宋、齊、梁據江左,後魏宅中原,竝遣使稱藩,兼受封拜。

齊氏擅東夏,其王隆亦通使焉。

隆死,子昌立。

建德六年,齊滅,昌始遣使獻方物。

宣政元年,又遣使來獻。
 
 

目 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