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漢 書』

作者 班固(後 漢)
西南夷兩粵朝鮮傳 卷九十五:第六十五
 
 
朝鮮:

朝鮮王滿,燕人。

自始燕時,嘗略屬真番、朝鮮,爲置吏築障。

秦滅燕,屬遼東外徼。

漢興,爲遠難守,復修遼東故塞,至浿水爲界,屬燕。

燕王盧綰反,入匈奴,滿亡命,聚党千餘人,椎結蠻夷服而東走出塞,渡浿水,居秦故空地上下障。

稍役屬真番、朝鮮蠻夷及故燕、齊亡在者王之,都王險。
 
 
會孝惠、高後天下初定,遼東太守即約滿爲外臣,保塞外蠻夷,毋使盜邊;蠻夷君長欲入見天子,勿得禁止。

以聞,上許之,以故滿得以兵威財物侵降其旁小邑,真番、臨屯皆來服屬,方數千里。

傳子至孫右渠,所誘漢亡人滋多,又未嘗入見;真番、辰國欲上書見天子,又雍閼弗通。
 
 
元封二年,漢使渉何譙諭右渠,終不肯奉詔。

何去至界,臨浿水,使馭刺殺送何者朝鮮裨王長,即渡水,馳入塞,遂歸報天子曰「殺朝鮮將」。

上爲其名美,弗詰,拜何爲遼東東部都尉。

朝鮮怨何,發兵襲攻,殺何。

天子募罪人擊朝鮮。
 
 
其秋,遣樓船將軍楊僕從齊浮勃海,兵五萬,左將軍荀彘出遼東,誅右渠。

右渠發兵距險。

左將軍卒多率遼東士兵先縱,敗散。

多還走,坐法斬。

樓船將齊兵七千人先至王險。

右渠城守,窺知樓船軍少,即出擊樓船,樓船軍敗走。

將軍僕失其衆,遁山中十餘日,稍求收散卒,復聚。

左將軍擊朝鮮浿水西軍,未能破。
 
 
天子爲兩將未有利,乃使衛山因兵威往諭右渠。

右渠見使者,頓首謝:「願降,恐將詐殺臣;今見信節,請服降。」

遣太子入謝,獻馬五千匹,及饋軍糧。

人衆萬餘持兵,方度浿水,使者及左將軍疑其爲變,謂太子已服降,宜令人毋持兵,太子亦疑使者左將軍詐之,遂不度浿水,復引歸。

山報,天子誅山。
 
 
左將軍破浿水上軍乃前至城下,圍其西北。

樓船亦往會,居城南。

右渠遂堅城守,數月未能下。
 
 
左將軍素侍中,幸,將燕,代卒,悍,乘勝,軍多驕。

樓船將齊卒,入海已多敗亡,其先與右渠戰,困辱亡卒,卒皆恐,將心慚,其圍右渠,常持和節。

左將軍急擊之,朝鮮大臣乃陰間使人私約降樓船,往來言,尚未肯決。

左將軍數與樓船期戰,樓船欲就其約,不會。

左將軍亦使人求間隙降下朝鮮,不肯,心附樓船。

以故兩將不相得。

左將軍心意樓船前有失軍罪,今與朝鮮和善而又不降,疑其有反計,未敢發。
 
 
天子曰:「將率不能前,乃使衛山諭降右渠,不能顓決,與左將軍相誤,卒沮約。今兩將圍城又乖異,以故久不決。」

使故濟南太守公孫遂往正之,有便宜得以從事。

遂至,左將軍曰:「朝鮮當下久矣,不下者,樓船數期不會。」

具以素所意告遂曰:「今如此不取,恐爲大害,非獨樓船,又且與朝鮮共滅吾軍。」

遂亦以爲然,而以節召樓船將軍入左將軍軍計事,即令左將軍戲下執縛樓船將軍,並其軍。

以報,天子誅遂。
 
 
左將軍已並兩軍,即急撃朝鮮。

朝鮮相路人、相韓陶、尼谿相參、將軍王夾相與謀曰:「始欲降樓船,樓船今執,獨左將軍並將,戰益急,恐不能與,王又不肯降。」

陶、唊、路人皆亡降漢。

路人道死。
 
 
元封三年夏,尼谿相參乃使人殺朝鮮王右渠來降。

王險城未下,故右渠之大臣成已又反,復攻吏。

左將軍使右渠子長、降相路人子最,告諭其民,誅成已。

故遂定朝鮮爲真番、臨屯、樂浪、玄菟四郡。

封參爲澅清侯,陶爲秋苴侯,唊爲平州侯,長爲幾侯。

最以父死頗有功,爲沮陽侯。

左將軍征至,坐爭功相嫉乖計,棄市。

樓船將軍亦坐兵至列口當待左將軍,擅先縱,失亡多,當誅,贖爲庶人。
 


地理志 巻二十八下:第八
 
 
楽浪郡:

樂浪郡,戸六萬二千八百一十二,口四十萬六千七百四十八。

縣二十五:朝鮮,俨邯,浿水,含資,黏蟬,遂成,增地,帶方,駟望,海冥,列口,長岑,屯有,昭明,鏤方,提奚,渾彌,吞列,東傥,不而,蠶台,華麗,邪頭昧,前莫,夫租。
 
 
韓地:

韓地,角、亢、氐之分野也。

韓分晉得南陽郡及潁川之父城、定陵、襄城、潁陽、潁陰、長社、陽翟、郟,東接汝南,西接弘農得新安、宜陽,皆韓分也。

及詩風陳、鄭之國,與韓同星分焉。
 
 
燕地:

燕地,尾、箕分野也。

武王定殷,封召公於燕,其後三十六世與六國倶稱王。

東有漁陽、右北平、遼西,遼東,西有上谷、代郡、雁門,南得涿郡之易、容城、范陽、北新城、故安、涿縣、良郷、新昌,及勃海之安次,皆燕分也。

樂浪、玄菟,亦宜屬焉。

燕稱王十世,秦欲滅六國,燕王太子丹遣勇士荊軻西刺秦王,不成而誅,秦遂舉兵滅燕。

薊,南通齊、趙,勃、碣之間一都會也。

初太子丹賓養勇士,不愛後宮美女,民化以為俗,至今猶然。

賓客相過,以婦侍宿,嫁取之夕,男女無別,反以為榮。

後稍頗止,然終未改。

其俗愚悍少慮,輕薄無威,亦有所長,敢於急人,燕丹遺風也。

上谷至遼東,地廣民希,數被胡寇,俗與趙、代相類,有魚鹽棗栗之饒。北隙烏丸、夫餘,東賈真番之利。

玄菟、樂浪,武帝時置,皆朝鮮、濊貉、句驪蠻夷。
 
 
朝鮮:

殷道衰,箕子去之朝鮮,教其民以禮義,田蠶織作。

樂浪朝鮮民犯禁八條:相殺以當時償殺;相傷以穀償;相盜者男沒入為其家奴,女子為婢,欲自贖者,人五十萬。

雖免為民,俗猶羞之,嫁取無所讎,是以其民終不相盜,無門戸之閉,婦人貞信不淫辟。

其田民飲食以籩豆,都邑頗放效吏及内郡賈人,往往以杯器食。

郡初取吏於遼東,吏見民無閉臧,及賈人往者,夜則為盜,俗稍益薄。

今於犯禁浸多,至六十餘條。

可貴哉,仁賢之化也!

然東夷天性柔順,異於三方之外,故孔子悼道不行,設浮於海,欲居九夷,有以也夫!
 
 
倭人:

樂浪海中有倭人,分為百餘國,以歳時來獻見云。
 
 

目 次